Tuesday, March 31, 2015

GST七談。

GST即將開跑,在網上見到很多相關的文章,讓我也來酬熱鬧。


應否推行GST?

GST是一個很好的稅制。有能力消費的人,就必須交稅。

可惜馬來西亞的GST制度漏洞百出,讓人感覺到好像完全沒有參考外國如何實施GST,而且沒有根據國情來訂這個GST制度。

米飯是我國人民主要食糧,所以白米是免稅的。而從外國入口的白米,經過加工以後,就需要抽稅。

這樣子看來好像很合理,可是我們只要仔細想一想就輕易發現問題。我國本地生產的白米,大部分都是出口國外。而國民吃的白米,很大部分是從外國進口。所以表面上,白米是免稅,可是國人很難有機會吃到免稅的白米。


那你認爲馬來西亞的GST稅制完全沒有問題?

有問題的不是稅制本身,而是執行的人有問題。

在GST開跑前幾天才臨時公佈添加免稅品,這要商家怎樣更改設定?

其實不急着把所有貨品列入GST稅制裏,可以先把基本生活的物品列爲免稅品,然後把大部分奢侈品列爲抽稅品,讓國人慢慢習慣。等到時機成熟(國人習慣GST的存在,會計人員習慣做GST的帳務),就可以逐步添加抽稅品。

現在政府急着推行,有人會把它聯想爲填補國債的行動,也是很正常的。


你會不會去屯貨?
這些人到底買了多少洗碗液?拿來喝嗎?
爲了方便計算,我假設所有日常用品都有抽GST。一個月一個家庭花五百元在日常用品上,一年就是六千元,六千元的六巴仙就是三百六十塊。如果今天我去屯貨未來一年的日常用品,我就可以省下三百六十塊。

這是我過去一年的passive income,看不清楚的話,可以點擊圖畫放大。
上圖是我過去一年的passive income,一年裏我甚麼都不用做,就賺到了146美金。

當大家忙着屯貨的時候,我跟老婆在餐廳享受着美食,望着那些在收銀櫃檯排長龍的人,同時間我也正在賺着他們拼了老命省下的那三百六十塊,甚至更多。

所以對我而言,屯貨省下那麼一點點錢,倒不如想一想如何增加自己的收入?

現在麥當勞兼職一個小時的時薪是RM3.50。只要每天我們少看兩個小時的腦殘電視劇,到麥當勞兼職。只需要工作五十二天,就把三百六十塊賺回來,其餘的三百天,可以繼續賺更多錢。


政府的頭殼真的燒壞了嗎?

根本就不能比較。新鮮海鮮是免稅的,經過加工的罐頭食品,是要抽稅的。
我最不喜歡反對黨的其中一點就是他們爲了煽動人民的情緒,無所不用其極。利用這個GST的議題,愚弄選民。

用新鮮的龍蝦和罐頭魚比較, 頭殼燒壞的是反對黨,不是政府。

首先我們要瞭解GST的大原則:加工食品需要抽GST,新鮮食品免GST。(先不要爭論這個大原則是否合理。)

根據以上的大原則,罐頭沙丁魚和罐頭鮑魚一樣,都是需要抽稅。而新鮮在魚擋售賣的沙丁魚和龍蝦都是免稅的。


爲何Service Charge要抽GST?

不是雙重稅收,Service Charge根本就不是給政府的,是商家自己進口袋的。
很多人不明白爲何Service Charge要抽GST?原因很簡單啊,那十巴仙是進商家口袋,不是交給政府的。

如果不想讓政府抽那六巴仙的GST,請你光顧Mamak或者路邊攤,這些商戶都沒有額外收取10%的Service Charge。

還有麥當勞也是沒有Service Charge的。

GST並沒有增加你的負擔,只是因爲你富有,經常上館子,所以就得交稅。這個也是符合GST的大原則,有錢消費的人就得交稅。

看一看那些窮人的生活,通常他們都是買原材料回家自己煮,GST對他們並沒有影響,不是嗎?


又是GST的錯?
成功的人找方法,失敗的人找藉口。
能夠熬過二戰,卻敵不過GST?這樣是不是意味着GST比日本人更殘暴?比子彈更危險?

我不否認GST本身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,而且還有很多模模糊糊的地方,但是那不是一個結業的好藉口。

獻給做事只懂找藉口不懂找辦法的人:

諸葛亮從來不問劉備,為什麼我們的箭那麼少;
關羽從來不問劉備,為什麼我們的士兵那麼少;
張飛從來不問劉備,兵臨城下我該怎麼辦。
於是有了
諸葛亮草船借箭、
關羽過五關斬六將、
張飛據水斷橋嚇退曹兵,
所以他們是開國功臣,是大將軍。
趙子龍接到進攻軍令時手上只有20個兵,
收穫成果時已時攻下了十座城池、
多了2萬個兵、增了三千匹馬,
軍令只是寫著:攻下城池!



GST是所有人民的責任

我說過:GST是所有人民的責任,請容許我詳細解釋。

首先交稅是每一個人民的責任,所以我說GST是所有人民的責任,一點都沒有問題。

當反對黨舉行聚會反對GST,你有出席嗎?如果你沒有出席表達你的意見,你憑甚麼希望取消GST?

當GST公佈的時候,誰反應最大?有錢人有反應,因爲他們公司的系統,又要花錢升級,然後忙找系統的漏洞,但是他們的反應不是最大的。

窮人呢?GST對真正的窮人是沒有多大的影響。他們通常都不上館子消費,即便是買日常用品,也是買那些必須品。這個階級的人,通常都是搭公共交通的。就算他們想要反政府也沒有時間,因爲忙着工作,賺錢養家。

反應最大的是中產階級,那些賺不多花費不少,以爲自己是中產的那羣人,因爲這些通常都是忙着花錢的人。

如果你問我:GST和水電費漲價,我會比較擔心哪一個?我會說水電費。

跟很多日常生活必需品一樣,水和電不是說不用就可以不用。智能手機,我可以用低階的;餐館,我可以上沒有Service Tax和GST的;其他的日常用品可以省。水和電就沒有這種節省的空間。

我們經常聽到:沒有需求就沒有供應。

今天我送你們:沒有消費就沒有GST。



我不太想談政治,但是經過GST,我發現很多人都受反對黨的煽動,缺乏獨立思考。作爲一個讀書人,為天地立心,為生民立命,為往聖繼絕學,為萬世開太平。我認爲我有義務讓所有人看得更清楚,思路更清晰。

這篇文章不是爲政府說任何好話,只是我的邏輯分析,獨立思考。



---
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,記得按下面這個按鈕。把這篇文章分享給你的朋友看。
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值得賞我一顆糖果,記得按一按廣告。

相關文章:

市民豐衣足食,司法獨立與否還重要嗎?

繼續閱讀:http://foongmood.blogspot.com/2015/03/blog-post.html